妄人朱瑙

钟晓生

首页 >> 妄人朱瑙 >> 妄人朱瑙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梅竹马的日子 倾城绝宠:太子殿下太撩人 神机妙算(甜宠) 重生校园女帝:裴少,慢点撩! 妻心如故 科举之家有考生 暴君,你又被逼婚了 重生豪门:最强校园女王 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一品代嫁
妄人朱瑙 钟晓生 - 妄人朱瑙全文阅读 - 妄人朱瑙txt下载 - 妄人朱瑙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柳惊风见到谢无尘的第一面就喜欢他。只不过那时候他年纪还小, 并无任何旖旎非分之想, 只是本能地想要接近谢无尘而已。

谢无尘的生母在怀他的时候染了疾病, 把他生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这让他在成长中难免遭受了一些异样的目光与话语。或许便是因这缘故, 他打小脾气就不好,非但争强好胜,还牙尖嘴利, 谁敢给他一个脸色瞧,他定会不客气地嘲讽回去。他这脾气,除了谢三之外,也只有柳惊风受得了了。

与谢无尘相反的,柳惊风却自幼就是个性情温和的人。他相貌清俊,胸怀宽阔,对待他人的冷言冷语并不敏感, 因此在一众子弟中人缘颇为不错。可惜他最大的缺点便是以貌取人,正是这缺点让他放着弱水三千视而不见,偏偏喜欢围着谢无尘打转。

于是在柳惊风锲而不舍软磨硬泡之下, 他很快就成功在一众堂表亲兄弟之间成为除了谢三之外与谢无尘关系最好的人。

在旁人看来,柳惊风与谢无尘交往简直是自找苦吃。他对谢无尘总是鞍前马后,谢无尘却对他常常冷言冷语。有看不惯的人曾私下里问过柳惊风, 缘何能如此容忍谢无尘?柳惊风听罢却诧异地反问:容忍?如何就需要容忍了?他分明开心得很啊!一席话让旁人哑口无言,只能为柳八过人的胸襟钦佩不已。

在柳惊风看来,他固然待谢无尘好, 谢无尘待他也是同样好的。

刚入官学念书的时候, 柳惊风因玩性太重, 心思全不放在学业上。官学里布置的功课他总想抄别人的,或是索性请其他子弟帮他完成。因他人缘好,倒也有不少乐于助人的子弟愿意帮他。结果谢无尘却把所有人讥讽了一顿,押着柳惊风每日与他一起念书。柳惊风原也不笨,只是性子散漫了些。被谢无尘天天逼着,竟还真学出一些成就来,最后差点就在官学的考试中拔得头筹。

又因柳惊风性情宽厚、喜好玩乐的缘故,他在徽州时结识了一些趋炎附势、不务正业之辈。谢无尘看那些人不惯,撂下狠话要柳惊风与那些人断绝往来,否则自己就与他断绝往来。柳惊风不得不忍痛割袍断席。后来听闻那帮人作奸犯科,惹下不少麻烦,若非柳惊风抽身的早,只怕也惹了一身腥。

总而言之,无论旁人如何看待,与谢无尘交往,柳惊风自己很是乐在其中。

徽州的风气比较开放,谢家有子弟好男色,在院中养了娈童。柳惊风听闻此事后,对此极竟然感兴趣,主动找上门去打听细节。回来之后他就动了心思,也想与谢无尘尝试。

可谁知他刚与谢无尘说了两句,谢无尘便极是反感地摇头喝止:“闭嘴,别说了!”

谢无尘一贯不喜欢与人亲密接触,一想到两个男子抱在一起的画面,马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柳惊风磨着他道:“老七,就试一试吧?我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那事快活得很呢!”

谢无尘死活不同意,被柳惊风磨得烦了,板起脸转身就走。柳惊风无奈,也只得悻悻作罢了。

后来柳惊风又不死心地尝试过几回,软磨硬泡地想要与谢无尘尝试。他也不知中了什么邪,打从知道了那般事后,放着世间这么多男男女女不看,偏偏就想与谢无尘共赴云雨。谢无尘仍是百般不乐意,唯有一次,险些让柳惊风得了手。

那天谢无尘原本心情就不好,柳惊风便陪他去河边走走。河边的小树林里四下无人,只有暖阳细风,鸟语花香,别样情致。柳惊风一时情迷,便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了谢无尘。

谢无尘也知道柳惊风这段时日鬼迷心窍,竟想与他行那般事,因此对柳惊风的接触颇为敏感。他火气顿时上来,推开柳惊风转身就给了他一拳!

柳惊风毫无准备,被他打翻在地,捂着脸愣住了。

谢无尘本欲转身走人,可看着柳惊风那惨兮兮又彷徨无措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竟生出几分不忍来。

两人僵持片刻,约莫是鬼迷心窍会传染人,谢无尘竟脱口而出:“我若陪你试一次,你便死了这条心么,别再拿这龌|龊事烦我么?”

柳惊风原本正酝酿着该怎么道歉,闻言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你当真愿意试试么?”

谢无尘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与那莫名的不自在,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柳惊风想要上前,却又紧张得不知该怎么办,手脚都失去控制了一般。过了好半天,他才笨拙地上前抱住谢无尘。

然而当他抱住谢无尘的瞬间,谢无尘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浑身僵硬如铁。柳惊风也僵住了。

片刻后,柳惊风松开谢无尘,缓缓退开,只见谢无尘脸色苍白,双眉紧锁,竟像要受刑一般。

柳惊风如同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清醒了。他内疚道,“对不住……老七,我不会再这样了。”

谢无尘也不知该说什么,又僵持了片刻,转身离开了。

柳惊风怕极了谢无尘从此会不理他,当天夜里一整晚辗转难眠,几次想要起身去找谢无尘,千辛万苦终于熬到天亮。翌日清早他急匆匆推门出去,却见谢无尘竟然已经站在他的院子里了。

谢无尘眼下青黑,显然昨夜也没有休息好。见他出来,神情不自然地盯着地面道:“……我们去看书吧。”

柳惊风愣了良久,直到谢无尘忍不住皱眉,他才猛然醒过神来。他讷讷地点头:“好……我们、我们去看书。”

昨天那件事,他们谁都没有再提起。

或许那对于血气方刚的少年人而言不过是一次意外,但是这次意外却让他们各自认清了几件事。

——柳惊风喜欢谢无尘,是与其他人都不同的喜欢。

——谢无尘绝不厌恶柳惊风,他只是接受不了男子之间的情|事。

——无论如何,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打那之后。柳惊风对谢无尘的确再没有跨越雷池之举了。这并不意味着他死心了,而是他开始了另一条路——温水煮青蛙。

他会不经意间握住谢无尘的手,搂住谢无尘的腰,倘若谢无尘皱一下眉头,他便立刻松开;他会在言语上讨便宜,倘若谢无尘啧一声,他便立刻闭嘴。

他一步一步慢慢逼近,让谢无尘慢慢习惯,逐渐不再抗拒。

他以为来日方长。谢无尘也有同样的念头。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料到,顷刻之间,一切都会天翻地覆。

江南割据,韩如山称帝,梁国灭亡,陈国衰微……

潞州被困的那天,谢无尘亦知道,他们已经没有胜算了。或者更早之前他就已知道了。因失去了选择,他反而放下了心里的恐惧,也放下了一直以来的防备。

他才发现有些事,原来他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抗拒和反感。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做好了与柳惊风共同赴死的准备,柳惊风却并没有打算与他一起死……

第二天他被人捆成粽子扔上马车,一路驶离潞州。他不知道马车究竟驶了多久,可路上并没有遭到任何阻拦。那时他便知道,柳惊风已经和谢无疾达成了某种约定。

当马车停下,终于有人将他身上的绳索解开时,他已经离潞州战场数百里远,再想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他发疯似地将马车砸了个稀巴烂,等他终于平静下来后,他将被他砸烂的木板搬开,车厢里有柳惊风最后留给他的东西。他一件件取出来,打开检查,里面装的尽是金银细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在柳惊风出兵之初,他以为自己可能有去无回,每日一封遗书托人寄回给谢无尘。可这一次,他们或许真的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柳惊风却除了一句“在我心里,你比谁都好”之外,再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谢无尘站在荒郊野地里。他的身边没有了族人,没有了朋友,也没有了军队。只剩下几箱金银,和几名仆从。

他从来没有这样迷茫无助和绝望过。天下之大,他又能去哪儿,又能做什么呢……

=====

时光如梭,转眼便过去两年。

一辆马车在店铺门口停下,谢无尘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他正欲朝店铺里走去,忽然,他感觉周遭仿佛有目光注视着他,便停下脚步向边上望去。

然而他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异常,于是收回视线继续朝里走去。

店铺里的掌柜正在前台算账,听见脚步声才起抬头,看清来人是谁,连忙从柜台后迎了出来:“哟,东家来了!”

谢无尘问道:“近日生意如何?”

掌柜忙道:“东家到后面稍等片刻,我马上把帐理完了拿给东家看。”

谢无尘点了点头,向后院走去。

不多时,掌柜果然捧着账本过来了。

谢无尘大概看了眼账目,道:“看来这两个月生意不错。”

掌柜笑道:“是啊东家。今年宫里诞下了皇子,圣上大赦天下,又有不少人归乡。生意可不就好了么?”

听到“大赦天下”这四个字,谢无尘翻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掌柜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还在感慨:“可算又盼到大赦天下了……东家不知道,我家有个表弟,前些年被征去当了兵,因跟朝廷打过仗,兵败以后就被俘虏了。其实他又有什么罪过呢?不都是叫当初谢家、柳家那些权贵害得么?当年那些权贵征兵去跟朝廷打仗,我表弟若是不服从军令,早就让他们给害死了!反正说来说去,倒霉的都是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还好现在总算天下太平了……”

掌柜在一旁喋喋不休,谢无尘不动声色地翻着账本,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

这已经是朱瑙统一天下后第二次天下大赦了。前一次他释放了大量了没有打过仗、或者罪行极其轻微的犯人,这一次又降低了门槛,许多参与过战争但是罪行并不重的战俘也得到了释放。民间的活力正在逐步回升。

谢无尘已经看完了帐,把账本交还给掌柜,道:“我看完了,没什么问题,我先回去了。”

掌柜忙道:“对了东家,还有件事。前几天我们店里来了个客人,他来了以后就向店里的伙计打听你的消息,问你近况如何,身体如何,有没有娶妻生子之类的……”他一面说一面比划,“那客人约莫这么高,不胖也不瘦,看起来与东家年纪相仿,长得挺清俊的。东家,是你的熟人么?”

谢无尘道:“是么?”

他没有回答掌柜的问题,也没有提问,仿佛对这个人不是很感兴趣。

他这种态度让掌柜很是捉摸不透。其实掌柜对自己的这位东家本来就捉摸不透,这人神神秘秘的,说是姓“无”,听着像个道士的道号而不像本名。他手里很殷实,盘了不少铺子做生意,也很有能耐,却好像没有家人,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或许是家人都已在战乱中死了……

掌柜也不敢多问,只道:“东家,那人今天上午还来过,就我刚开始算账那会儿。结果我一抬头,东家您来了,他却不见了,也不知是赶巧走了没碰上,还是他躲着您……下回他要是再来,要给他留个话么?”

谢无尘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留下满脸茫然的掌柜离开了。

……

翌日,谢无尘去集市上进货。

近来人人都在谈论天下大赦的事,集市上的人们也不例外。谢无尘来到一个摊位前,摊位的摊贩正在与客人聊天。

“最近天下大赦,放了好多人回乡。听说这回连柳家子弟都放出来了,天子也真是大度。”

“这有什么?当初在潞州柳惊风可是主动投降的!如今也关了两年了,树倒猢狲散,放他们出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皇帝当然愿意做样子给天下人看。”

“也是。就是不知道那些世家子弟如今什么也没有了,出来又能干什么?”

“讨饭呗!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他们过过苦日子了!”

“哈哈哈……”

谢无尘默默站在摊位旁,直到两人聊完,前一位客人离开,摊主热情地转过头来招待他,他才拿出自己要的东西的清单。

如果在两年前,他听到方才那番话,他会暴跳如雷拔刀砍人:如果在一年半前他听到那番话,他会记住此二人,日后再慢慢算账;如果在一年前他听到这番话,他会忍声吞气,回去后肝肠郁结。而现在,他已经心平气和。

人是会变的。

就好像两年前他发誓他若再见到柳惊风,他一定会捅他一刀,与他同归于尽;一年前他想着他们从此相忘于江湖,此生不复相见也罢;如今,他知道柳惊风还活着,别的也就没什么了。

摊主收下他给的单子和银钱,殷勤道:“无公子放心,我一定都挑好的,一会儿准时给送到铺子里去。”

谢无尘也是老主顾了,知道此人做生意诚信,简单嘱咐了几句,又往别的摊位去了。

……

半个时辰后,谢无尘离开集市,车夫就在路边等着,见他出来,正要接他上马车,谢无尘却摇了摇头:“我想四处走走,我回自己回府的,你先回去吧。”

马车夫听他这样说,也就驾着马车离开了。

谢无尘慢慢走在街巷上。这两年他一直没有离开过江南,柳惊风送他离开的时候给他带了不少钱财,足够他安稳地度过余生。他用这笔钱盘了几间铺子做生意,伊始在淮南,去年他又回到了徽州。

他从很多人嘴里听到过他的名字,可他从前一直在高门大院里长大,其实并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人们谈论着他,却不知道他就站在他们眼前。

他长在这片土地上,如今又回到这片土地上,即便物是人非,至少听着乡音,生命中总还留下一些熟悉的东西。

他走得很慢,约莫走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穿过几条街巷,来到自己的住处门口。

那是一间小院子,墙只有从前谢家大宅的一半高,连屋带院加起来也没有从前后院的一片竹林大,倒也胜在清幽,住习惯了也挺舒服。

谢无尘走上前,准备跨过门槛进院。他在门槛前停留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跟了我一路了。”谢无尘转过身,冲着街角道,“不出来吗?”

街角安安静静,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谢无尘不说话,只在那里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慢吞吞地从街角后走了出来。

两年未见,那人消瘦了些,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四目相顾,两相无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惊风低声道:“我……只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就离开,可是一见到你,我便舍不得走了……”他抿了抿唇,涩声道,“你若不想见我,我这就走。”

谢无尘嘴唇动了动,并未出声。

柳惊风亦知道谢无尘恨他。谢无尘的性情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而他不仅苟且投降,还在投降前恣意妄为。那日他忍不住放纵,弄伤了谢无尘,还把谢无尘丢到荒郊野外。后来谢无尘究竟是如何过下来的,这两年里他一直不敢细想。只是那时他亦没想过两人还有相见的机会……

又过片刻,谢无尘终于开口。他低声道:“我前日新买了两本书。”

柳惊风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书?

谢无尘跨过门槛,侧身让开一条路。

“一起进来看吧。”

※※※※※※※※※※※※※※※※※※※※

话说这文写韩风先x哥灵察和柳谢这对的时候都有人说一股古早狗血味,那是因为我就是一个古早狗血文的作者啊哈哈哈,第一次写耽美爽文,该怎么写爽文我也在慢慢摸索

先给大家道个歉,本来是计划多写几篇番外的,但是最近真的很不在状态,而且正文一完结之后感觉再加别的有点画蛇添足。张师君本来是想写他去番邦当活佛了,觉得扯太远了也没啥必要,所以就不写了。

小朱小谢的番外也没啥灵感,所以就先标完结了,如果以后灵感上头再写吧。

然后之前许诺过给大家推荐几本对塑造我历史世界观有用的书,这里推荐一下。

《中国历史政治地理十六讲》如果看开头觉得枯燥就跳,我跳过了一二讲,后面全是干货,看完我觉得自己以前对历史和政治的理解太浅太片面了!

《历史经济变革得失》、《中国经济史》看得比较早,具体讲啥不记得了就记得挺好看的

《透过地理看历史》,看完对地缘政治更有了解,这本书我是写朱瑙写到后半截才开始看的,所以我前半篇文提到的地名都比较胡扯,看着平面地图瞎写,后半篇我自己才对地理有概念……

《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利与家族》,我看完以后对人和政治的关系更有感悟,也很有意思

差不多就是以上这些啦!

再次感谢大家的陪伴,感恩!

希望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提前收藏一下新文的文案,指路专栏里《下一片耽美》和《下一片言情》,还可以关注我的微博,会有抽奖~

《妄人朱瑙》无错章节将持续在62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62小说!

喜欢妄人朱瑙请大家收藏:(m.62xs.com)妄人朱瑙6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刀镇星河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不负妻缘 皇上别闹 全能女神培养系统 质女 重生之嫡女祸妃 天潢贵胄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千秋 重生之爷太重口了 重生八零俏佳妻 林家娇女 最终进化 木仙传 我有女主光环[快穿] 太上章 幽暗主宰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经典收藏 妖娆召唤师 秦姝的东宫生活 那个魔王不好惹 侯爷的原配 管他什么攻受都是我家的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宠冠六宫:特工小狂后 快穿之打脸狂魔 别惹七小姐 云猎户的小夫郎 天命仙凰 仙族试炼生 红楼之平淡生活 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 江湖遍地是奇葩 太后的演绎生涯 鬼面王爷的弃宠娇妃 毒妃逆袭:巅峰召唤师 你看起来很有钱 [综]炮灰生存手札
最近更新 成为病弱女修后 守活寡使我快乐 四阿哥稳拿咸鱼剧本 穿成皇太女后开始搞基建 女世子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大魔王娇养指南 借剑 我靠卖萌夺回主角光环[穿书] 神弓战妃 古代群穿生活 女扮男装被发现后 在每个世界当大佬(快穿) 我的马甲美强惨 被修仙大佬迎娶的凡人 贪财如命[快穿]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人间来了个半仙 地府签到钉子户 被迫修仙不如教书
妄人朱瑙 钟晓生 - 妄人朱瑙txt下载 - 妄人朱瑙最新章节 - 妄人朱瑙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