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宠夫之路

祈容

首页 >> 重生宠夫之路 >> 重生宠夫之路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生随死殉 男主他总会弯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鬼面王爷的弃宠娇妃 六爻 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位面小书店[系统] 女配不想死(快穿) 坏道
重生宠夫之路 祈容 - 重生宠夫之路全文阅读 - 重生宠夫之路txt下载 - 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91|2.33晋江更新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妻主……”羊水破后,谢初辰疼得冷汗滚滚,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地呢喃着妻主,仿佛这么喊着,自己就能克服所有的疼痛。

他这次怀的是双胞胎,瘦弱的身子虽养胖了一圈,却仍然支撑不了两个孩子的出生。

产公见状,焦急地吩咐道:“快,快按住谢正君的身子,不能让他乱动。”

原本要离开房的萧晚,见谢初辰的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一张漂亮如玉的脸蛋因剧烈的痛意,变得苍白无血色,竟默默地流淌着无声的泪水!那些慌张的回忆伴随着阵阵模糊的呻一吟一瞬间窜入了萧晚的脑海里,令她的心疼得再度紧揪了起来。

她不顾产公的阻拦,立刻折返回床边,将谢初辰紧紧揪着床单的手轻轻地握在了掌心里,却发现他胸口急促无力地起伏着,那一双手汗湿而冰凉,带着止不住的颤抖。

“初辰,不怕,我陪着你。”温柔地将谢初辰的手指放在脸颊边轻轻地摩挲着,萧晚俯下一身,一声一声地在他的耳边轻柔地哄道,“不哭不哭,我不离开。”

“妻主……”被痛苦支配的谢初辰,只感觉自己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意识模糊下,不禁贪恋地靠了靠,紧紧地握住了萧晚的手。

“初辰不怕……”

哪怕上了麻沸散麻醉,但那刀锋凌厉,在腹上剖开一个大口子,并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剧痛。东魏的生育率并不高,大户人家最多也就三四个孩子,正是因为很多身子娇弱的夫郎并不能挺过这剖腹之痛。而双生子更是难上加难!

如今看见谢初辰这般痛不欲生,身子止不住地阵阵发抖,萧晚的心宛如被剜了一刀,有些后悔让初辰生什么孩子了。

但在萧晚一阵阵轻柔地安抚下,谢初辰倒没有先前那般害怕了。他调整呼吸,哪怕是痛的死去活来,都没再乱动一分,也不敢多呼痛怕萧晚担忧。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着,萧晚第一次发觉一个半时辰仿若一个世纪这么长久,久得她双眼酸涩,只感觉那把染着谢初辰鲜血的利刀正不断地凌迟着自己。

“哇……”孩子嘹亮的哭声在耳边响起,萧晚眼睛湿润润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看向接连被取出的孩子,而是目光担忧地望向了自己怀里的谢初辰,想看看他是否安好。

谢初辰浑身虚脱地倒在萧晚的怀里,一双清眸水汪汪地盈满了疲惫,苍白的唇上血迹斑斑,是极力忍痛咬出的痕迹。湿润的青丝贴在脸部,整个人像浸在水里一般,可见刚才遭受了一场酷刑。

“恭喜萧大人,是一对女婴!”

在萧晚心疼谢初辰之时,产公喜笑颜开地将孩子用襁褓包好,一左一右地递到了萧晚的面前。他知道女子自古以来喜欢孩子,无论哪位夫郎生了孩子后,那妻主的目光都会被孩子给吸引去,尤其是一对女婴,简直是大吉之兆!

可产公喊了几声,却发现萧晚连头都没回一个,倒是小心翼翼将虚弱的谢初辰侧抱在怀里,将被子和毛毯垫在他的背后,以减轻他身体移动时对切口的震动。

这般温柔小心可见她在谢初辰生产前,看了不少相关书籍,所以一步一步都做得很到位。

一时间,产公想要阻止的动作一僵,倒是有些羡慕地瞥了一眼谢初辰,心想这位正君当真幸福,竟能让妻主抛下刚生出的女婴,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安危。

“萧大人,谢正君生了一对女婴,您要看看吗?”

当“谢正君”三字在耳边响起时,一直忧色望着谢初辰的萧晚才依依不舍地转过头来,将目光投向了产公手里的一对双生儿。

孩子刚出生,皱巴巴地缩在襁褓里,一张小嘴微微嘟着,分不清楚像谁,但萧晚却觉得胖乎乎、粉润润的,特别的可爱。

她连忙招手让产公将孩子递上,满心宠溺地抱了抱后,急不可待地递到了谢初辰的眼前,高兴地分享着自己的喜悦之情:“初辰,你看我们的孩子,多可爱!”

一想到这是谢初辰辛苦努力为自己生下的孩子,萧晚心里溢满了难以言述的幸福,眼里满是为人母的慈爱,自然百般夸赞自己的娃娃,甚至见小孩胖嘟嘟的样子又是亲亲脸颊又是亲亲额头,高兴地把那舒舒服服睡觉的一对娃给折腾哭了。

她们微噘的小嘴一张,撕心裂肺地大哭了起来,只把高兴得恨不得飞起来的萧晚吓坏了!她连忙焦急地把孩子还给产公去哄,但那两奶娃娃仍是哭闹不止,那皱巴巴的小脸皱成一团,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

谢初辰刚刚生完孩子,必须清静休养。萧晚见两个孩子哭得停不下来,生怕打扰了谢初辰的休息,连忙挥了挥手要让产公将孩子抱出房间。

虚弱的说不出话来的谢初辰见状,心里疼得紧,连忙轻动了动手,小声道:“妻主,我来抱抱孩子……”

萧晚并不想谢初辰操劳,但见他坚持,只好将孩子抱了过去。那两个孩子一进萧晚怀里,当真哭得凄惨,但当谢初辰伸出手摸了摸额头后,其中一个女娃娃竟止住了哭声,有些亲昵地蹭了蹭谢初辰的手指。

“宝宝乖,爹爹抱~”女婴似有所悟,竟朝着谢初辰的方向蹭了蹭,双手努力地向前伸着。直到谢初辰将自己抱进怀里,她那皱巴巴的表情才咯咯地笑了起来。

另一个娃娃见妹妹得到了爹爹的宠爱,在萧晚怀里哭得更加凄惨,奋力地朝着谢初辰扑去。萧晚哪能让谢初辰承受两个孩子的重量,连忙将怀里的女娃抱住,谁知那孩子挣扎片刻发现自己挣不出萧晚怀抱时,竟颤抖地睁开了双眸。

朦胧的黑眸水汪汪地盯着谢初辰,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抽泣地哭着。

谢初辰哪见的孩子委屈,当下又把萧晚怀里的女娃搂进了自己怀里,连声哄道:“是不是娘弄痛你了?不哭不哭……爹爹疼……”说着,嗔怪地看了萧晚一眼,引发娃娃们咯咯咯的笑声,直让萧晚满心委屈,总怀疑这两娃是不是念着前世的仇,成心跟她作对……而初辰竟然有了孩子不要妻主了……

谢初辰虽然满身疼痛和疲倦,但仍然坚持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软声地哄着。那温柔的安抚令娃娃们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嘟起小嘴熟睡了起来。

谢初辰怀胎之时,萧晚早已兴冲冲地想了好几个名字,并在选择困难下,和谢初辰一起挑出了两个他们自认为特别不错的名字——萧珏、萧珺。

珏、珺二字皆是美玉,在东魏有着平安吉祥、温润如玉之意。而民间自古有着“玉不琢,不成器”之说,萧晚给孩子取名玉意,自是希望孩子在成长打磨后,渐渐成器。

这样想着,萧晚一边揽着谢初辰的双肩,一边指着两个孩子轻轻分析道:“初辰,虽是双生儿,但这个好像是姐姐萧珏,那个好像是妹妹萧珺……”

她说着,发现怀中的人儿没有半分反应,不由低头一看,却见他神情疲倦,已经蜷缩在自己怀里熟睡了过去。

那一大两小在她怀里特别的宁静和安详,让萧晚那颗刚为人母的心十分满足,不禁轻轻地亲了亲谢初辰的嘴角,眼里溢满了柔情:“初辰,谢谢你……今天辛苦你了……”

将被子小心地盖在了他们的身上,萧晚侧卧在谢初辰的身旁,同样拥着孩子,疲惫地陷入了梦乡。

谢初辰坐月子的期间,萧晚整日从早操心到晚。好在最近边境平稳,萧晚在兵部的活并不多,每日都能早早归府,安心地照顾起夫郎和孩子。

只是每次她回家逗孩子,孩子都不鸟自己,倒是看见自家貌美如花的爹爹,立刻呵呵地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眨巴眨巴地伸出胖乎乎的爪子,一左一右地窝在谢初辰的怀里,这般亲昵的动作直把谢初辰闹腾得满脸幸福,倒是萧晚气得咬牙切齿,一脸铁青。

这次,许是知道爹爹不能太过疲惫操劳,两个奶娃娃在亲昵地蹭了蹭卧床的爹爹后,乖乖地被萧晚抱了出去。这次她们到没有大哭大闹,反而张着大眼睛静静瞅着自己的娘亲。

萧晚见她们乖乖地窝在自己怀里,甚至亲昵地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刚才那些不爽一瞬间飘走,不由以为自己这些日子的努力终于被孩子们看在眼里了,有些高兴地扬起唇道:“是不是觉得娘亲特别的温柔可亲?”

娃娃们看了看她,尿裤子了。

萧晚一脸黑线,敢情因为要小解才仍由她抱走,真是残酷的现实。

谢初辰坐满三个月月子后,萧晚按耐不住,当晚就将这么美貌可人的夫郎扑倒在床上,准备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时,那隔壁屋子里睡得香甜的奶娃娃就开始大哭了起来,谢初辰心中一急,哪顾得上亲亲摸摸的萧晚,立刻赶到了隔壁。

于是,每夜这么一折腾,萧晚睡得特别的不安稳,一点身为妻主的福利都没有享受到!想来她和谢初辰在一起两年,那洞房之事竟然屈指可数,简直是憋死她了……

而且,每日每夜看谢初辰又要忙生意,又要照顾这两个又哭又闹的捣蛋鬼,萧晚心里狠狠咬牙,总觉得自己在谢初辰心里的地位直线下降,真恨不得把那两个小坏蛋再塞回谢初辰的肚子。

尤其是这两个熊孩子在八个月就学会了叫爹爹,竟然在十一个月才会叫娘!这让萧晚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她前世造孽太多,这两个孩子彻底讨厌了自己……

比起萧晚默默流泪,谢初辰的感觉特别的好~

那一声声软糯糯的“爹爹~”简直是萌坏了他的心,尤其是两个孩子刚刚学会走路时,他一直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生怕她们跌着摔着了,看得萧晚好生嫉妒。

于是几个月后,独守空房的萧晚仍由她们哭闹,毫不留情地将她们丢给云嫣和昭儿照顾,将谢初辰饿狼扑羊地扑倒在床上,醋意满满地开口道:“初辰还说心里妻主是第一,最爱妻主呢,如今瞧着有了娃就不要妻主了……快把那个喜欢我三年的初辰还给我……”

被扑倒的谢初辰一呆,但很快,他感受到萧晚炙热的呼吸声,脸红扑扑地开口道,“看着珏儿和珺儿虽才一岁多,但眉宇间隐隐有了妻主的风貌,心里就忍不住地想宠着她们,心想着妻主小的时候,一定也那么调皮可爱!”

谢初辰说着伸出手,勾住了萧晚的脖颈,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星光璀璨。

“一想到这是我和妻主的孩子,就特别的幸福……只觉得上天真心待我不薄,竟给我了两个如此可人的女儿……”

萧晚听得心中甜蜜,虽是恼孩子半夜哭哭啼啼惹她和谢初辰亲热,但这两位小淘气依旧是她的掌上明珠,是初辰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心肝宝贝,所以再怎么吃醋,萧晚心里同样觉得幸福,上天能让她重生复仇,又让她如获了谢初辰这般温柔如水的夫郎,简直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了!

她不禁亲了亲谢初辰诱一人的红唇,声音温柔地低语:“是啊,上天真心待我不薄,让我遇见了你。”

萧晚这么一吻当真放不下手,不由扣住谢初辰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甚至另外一只贼爪贴上了谢初辰的臀一部,有些挑一逗地摸了摸。

被这么一摸,谢初辰身上立刻窜起了一把火,他难耐地扭动了下,却被萧晚的爪子故意捏了捏,一张肤色晶莹的脸蛋立刻两颊晕红,只在情一迷间听到萧晚含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初辰既然这么喜欢小孩,可愿意再给我生个小初辰?”

浅紫的衣衫渐渐滑下,露出一片柔嫩光滑的肌肤。谢初辰虽生过孩子,但肚子并未松垮,腰身依旧纤细修长勾勒着动人的身段。若隐若现的茱一萸含羞地隐藏在白色微透的亵衣,倒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惹得萧晚呼吸有些急促。

只是在看到腹部那条还未褪去的疤痕时,萧晚立刻想起那日谢初辰生产时的痛苦,不禁抱着谢初辰,闷闷道:“我的心里只有初辰,不要小初辰了,两个孩子够了。”

谢初辰知道萧晚在想什么,目光柔和了起来。他轻蹭了一下萧晚的胸膛,红着脸小声道:“两个怎么够……萧家是权贵之家,妻主又是嫡长女,必须要开枝散叶……多子多福……”

想到那些长老在谢初辰怀孕时,逼她多多纳侍,萧晚心里原本就气不打一处来,如今听到谢初辰虽是小声嘀咕,却有些酸溜溜之意,想来这一年多,一定有不少人让谢初辰唠叨,劝她纳侍,劝谢初辰大度。

别看谢初辰平平日里纯真迷糊的样子,在经过季舒墨一茬子事后,他在这方面可不含糊,一个个都推了过去。

想到谢初辰不再和以前一般将她忍让,萧晚扑哧一笑,亲了亲他的额头,笑着道:“母亲也不过三个孩子,我两个又不算少。若是有人再在你身边闲言碎语,就找云嫣和画夏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她说着,瞅着身子光一溜一溜的谢初辰,呼吸急促了起来,气息不稳道:“初辰,那本小黄书上的姿势,有好些咱们还没试过……其中有一个特别的舒服,你要和妻主一起学习探讨一番吗?”

谢初辰一呆,完全没想到萧晚竟还心心念念着那本他曾经偷偷看过的小黄书,当下那原本就粉红的双颊立刻烧了起来。他支支吾吾地还没开口,已经被萧晚一吻堵住了所有的疑问。

于是当晚,萧晚正了正妻主的威风,直把以前谢初辰在小黄书上标注的姿势一个一个地试了过去,将美味的初辰从头到尾品尝了一遍,心满意足地抱着他呼呼大睡了起来。

倒是云嫣苦兮兮的一张脸,和昭儿一起照顾着两个哭闹的小魔童整整一个晚上。

她偷偷瞥了一眼哄着孩子安睡、完全忘了自己这个妻主的昭儿,心里悲催地想:前不久才刚刚和昭儿喜结连理,谁知主子一声命下,她的性一福生活就这么远去了……

于是两个月后,在云嫣的抗议下,两个奶娃娃又被丢回了父母的床上。她们半夜被吵醒时,听到爹爹一直啊啊啊叫,两双水汪汪的眼瞳立刻睁开,却瞧见娘亲压着爹爹,直把爹爹弄哭了!还不停地喊慢一点轻一点……

果然娘亲又欺负爹爹了!坏人!

于是,两娃大怒,不满地一左一右咬了上去。

时间一眨眼,娃娃们三岁了。她们瞧着爹爹大大的肚子,狐疑地眨着眼睛。

爹爹怎么变胖了?

此时她们再嚷嚷着爹爹抱,娘亲会飞来一道凌厉的目光,随后奸诈地笑道:“你们爹爹要生弟弟了,以后不要你们了~”

萧珏一急,呐呐道:“爹爹有了弟弟,真的会不要我们吗?”

萧珺本是个爱哭鬼,此时更是觉得自己会被抛弃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爹爹,不能不要我们……呜呜呜……”

谢初辰见两个孩子被吓坏了,立刻白了萧晚一眼,随后摸了摸她们的脑袋,温柔道:“爹爹怎么会不要你们呢,别听你娘瞎说。以后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你们做姐姐的,可都要保护他哦!”

“恩恩!”两个小包子懵懵懂懂地点头道。

第三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果然如萧晚的料是个男孩。有了第一次生产的经验,第二次生产谢初辰并没有遭什么罪,十分顺利地就生了下来,足足有七斤,是个肥嘟嘟的小胖娃。

萧晚那个乐啊,立刻给男孩取了念初之名。虽是俗气,但念初二字,寄托了萧晚对谢初辰的所有思念之情,所以她怎么可能不爱这个孩子呢!

尤其是奶娃娃一天天长大,那酷似谢初辰的容貌让萧晚是母爱泛滥,总觉得软软糯糯的小念初就是小时候的初辰,萌萌的,胖乎乎的,圆滚滚的,让她爱不释手,恨不得每次见着抱在怀里亲上几口。

这一刻,萧晚终于体会到了谢初辰在面对两个女儿时的心情,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要酥掉了!

孩子们渐渐长大了。

原本的淘气捣蛋鬼萧珏在岁月的洗礼下,变得英气逼人,有着铮铮傲骨之姿。她从五岁起就开始学武,年纪轻轻武功不菲,十六岁就考中了武状元。这两年一直跟随着大将军赵婷在边疆历练,争取成为像她们曾祖母那样战功显赫的大将军!

原本的爱哭鬼萧珺喜好看书,身上萦绕着一股温润如玉的书生气息,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才女之一,正准备参加今年的科举。

这两位今年已是十八岁,即将冠礼,那说亲之人简直是把萧家的大门都快踏破了。

一时间,萧家门庭若市、繁花似锦,辉煌得堪比萧萍当年之名!

然而最令京城人士好奇的,当属萧家最小的三少爷,那位萧家一家人捧在手心里保护的小公子!据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随口张来!

但一日,这位受宠的小包子委了莫大的委屈:“娘亲,有人说我胖,不好看……”

那肥嘟嘟可爱的小少年,微微鼓着脸,嘟着小嘴,简直是翻版的胖初辰,一瞬间萌坏了萧晚!

她立刻将他搂在怀里,猛亲了好几口才罢休:“念初那么可爱,谁在乱嚼舌根,告诉娘亲,娘亲让人去揍他们!”

想想曾经圆溜溜的傲娇小初辰,萧晚眼里溢满了柔情,只觉得时间过得真是快,一眨眼,念初竟已经比她第一次遇见的初辰都还要大了。

“真的吗?”萧念初睁大圆溜溜的眼睛,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那晶亮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恩恩,胖胖的有福态,娘亲最喜欢了!念初可漂亮了!”

那一股子的溺爱让谢初辰扶额摇头,总觉得看到了以前自己被娘亲诱哄猛吃,最后肥成球的悲剧。

他含笑地瞧着乐呵呵的小少年跑远,有些醋意地说道:“妻主这些年越来越溺爱念初了,那我呢?”他微微仰头,瞥着萧晚,又气呼呼地扭了过去,“不知如今又跌到了第几位……”

前段时间,南疆又皮痒痒地毁约侵境。东魏安逸了那么多年,突然再起战争有些被杀的措手不及,差点痛失了一个城池。好在那远在封地的齐王和小王爷率兵助阵,将南疆大军打得落花流水。

那段时间,萧晚早已继承了萧玉容的衣钵,成为了兵部尚书,所以身兼重任,不由将国事放在第一。而她又担心在边关历练的楚珏,的确是有些冷落了谢初辰。不过两人成亲了那么多年,谢初辰又怎会计较这些,简直是贤夫典范,为日夜一直操劳的萧晚排忧解难。

这样想着,萧晚嘿嘿一笑,将谢初辰的手故意放在心口处,微微笑道:“初辰你听听,心跳在什么位置,你就在什么位置。”

虽已是三十五岁,但谢初辰保养得十分好,那如玉莹润的容貌看起来仍像是二十多岁。此刻,他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那清雅的俊脸浮着两朵淡淡的粉云,直看得萧晚心中冲动,仿佛自己也回到了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那个只有十八岁的萧晚。

她垂着眼睑,握着谢初辰的双手,不禁肉麻地说道:“初辰在我心里是第一,永远视若生命的第一。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与你在一起,不离、亦不弃。”

这整整十九年,萧晚一直坚守着当年许下的诺言,与谢初辰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论任何理由绝不纳侍。众人惊愕的同时,纷纷羡慕起了这位被萧晚宠上天、捧在手心里的谢正君,羡慕着他的妻主是个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大英雄,竟只娶他一人!更羡慕着他有着一对出类拔萃、举世无双的女儿!

而萧晚由纨绔女成长为兵部尚书,迎娶美貌夫郎,更振兴萧家的事迹,被编成不同的版本,直到二十年后仍被百姓们在茶余饭饱间谈起,惊叹着世上竟有如此传奇出色之人。

而她的一双女儿,更在未来续写着传奇!

《重生宠夫之路》无错章节将持续在62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62小说!

喜欢重生宠夫之路请大家收藏:(m.62xs.com)重生宠夫之路6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隋末之大夏龙雀 开天录 (修真)破戒 混沌龙帝 极品妖孽 隐婚请低调 不知阿姐是男主 七公斤的爱情 玉渊错之嫡女的快意人生 虎妻 贵妃难为 清末英雄 最终进化 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 问鼎 超强小农民 至尊小农民 何为贤妻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 影视世界学才艺
经典收藏 妖娆召唤师 [综]炮灰生存手札 千金散尽还复来 男配才是真绝色 五更钟 别惹七小姐 秦家有女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纲吉穿成哒宰了 贾环重生复仇记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侯爷的原配 神域 鬼面王爷的弃宠娇妃 宫锁春意浓 神医弃女 权臣的掌珠 [综港]梦回TVB 长安调 回到反派黑化前
最近更新 今天她睡着了吗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毒医娘亲萌宝宝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 天道宠儿开黑店 快穿之创世神一心想死 论从天才到大能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消除你的执念[快穿] 战枭在唐 红楼之逆贼薛蟠 兽世种田搞基建(穿书)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妖妖不可欺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我是仙尊的小猫咪 我有五个大佬师兄 摘仙令 诏狱第一仵作 驸马如手足,情郎如衣服
重生宠夫之路 祈容 - 重生宠夫之路txt下载 - 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 - 重生宠夫之路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