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归处

钟晓生

首页 >> 天涯归处 >> 天涯归处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当年万里觅封侯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重生宠夫之路 黄金台 后宫升级记 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 一级律师[星际] 生随死殉 穿成皇帝的白月光 邪医紫后
天涯归处 钟晓生 - 天涯归处全文阅读 - 天涯归处txt下载 - 天涯归处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正文完结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苏既明伤势不轻, 使用龙骨更使他消耗过度,这一昏迷便是一天一夜,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次日了。

他被安置在一间木屋里, 羲武与一名乌蛮族的老妇坐在床边照顾着他。羲武双目通红,剑眉紧锁, 见他醒了,明显松了口气,却也没说什么, 只将他扶起来,一碗水端到他唇边喂他喝。

苏既明恍恍惚惚,只觉自己经历黄粱一梦, 发生了很多事, 却已分不清真实和虚幻。他嗓子干得厉害,就着羲武的手喝完了碗中的水。

羲武道:“哪里不舒服?”

苏既明摇摇头, 哑声问道:“苏砚呢?”

羲武沉默片刻, 摇头:“没了。”

苏既明一时间有些恍惚。断片的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羲文的阴谋, 儋州的灾难, 天罚, 金翅大鹏雕……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可他们能够制止灾难的蔓延, 却无法挽回已经逝去的东西。

苏既明目光麻木地望着屋顶, 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接着问道:“这是哪里?”

羲武道:“临时搭建的屋子。”

苏既明环顾四周, 只见这处木屋十分简陋,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的确是新建的样子。他支撑着坐起来,羲武忙搀扶着他,两人缓缓走出木屋。

海南岛的大火已经被扑灭,曾经灵毓秀美的世外桃源如今只剩满目疮痍。在之前的天灾人祸中,乌蛮族的百姓死伤过半,人们正忙碌着收拾自己的家园,为死伤的亲朋好友料理后事。

苏既明心如刀绞,难受地弯下腰去。经历了这么多苦难,最终换来的结局为何还是如此?

就在这时,一名七八岁的童子跌跌撞撞跑到苏既明和羲武的面前,仰着头道:“天涯哥哥,你醒了!”

少年不谙世事,他的眼底悲伤也是纯粹的,欣喜也是纯粹的,干净得如同洗练过的天空。羲武附身将他抱起来,少年伸出小手摸了摸苏既明脸上的一道伤口:“你疼吗?”

苏既明怔住。孩子柔软的手如同一块布,轻轻擦去蒙在他心头的阴影。到了如今这地步,已不能再奢求,逝去的已然逝去,然而他们的付出令希望的种子仍旧留在这片土地上,很快就会生根发芽,重新结出更多果实。如此,便已值得。

苏既明握住那只小手,轻声道:“不疼。”

少年欣慰地对他笑了笑。

然而片刻之后,少年又搂着羲武的脖子哭了起来:“大祭司,阿爹和阿娘没了。”

羲武温暖的手掌轻轻按住他的脑袋:“我在。”

苏既明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轻声道:“我也在。”

安抚了少年,苏既明让羲武扶着他往圣泉水所在的地方走去。

原本盛放圣泉水的地方已经枯竭,徒留一处焦黑的大坑,令人很难回忆起当初这地方碧波幽潭的美景。而在水坑旁停放着一具白骨。

苏既明心中一紧,回头看向羲武,羲武点了点头:“是苏砚。”

苏既明很慢很慢地走过去,在苏砚的尸骨旁蹲下,用手轻轻碰了碰累累白骨。这个追随了他十多年的少年,跟着他颠沛流离从京城来到关外,路上吃过苦生过病,也都熬了下来,海难中亦大难不死,明明如此有福祉的一人,怎就变成了这样?恍惚间,他仿佛看到苏砚那张单纯的有点傻气的脸,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聒噪地叫着“公子、公子”。

羲武走到苏既明的身边。族人的尸骨被找到后都被家人收走立坟埋葬,但是苏砚的尸骨他没有埋,或许苏既明会想将他带回中原。他问道:“你想将他埋在何处?”

苏既明想了一会儿,捡起苏砚的一根长骨:“能帮我把这个打磨成一柄骨剑吗?”

羲武怔了一怔,旋即道:“好。”

苏既明这才小心翼翼地将苏砚余下的尸骨拢了。他问羲武:“你和族人们往后打算怎么办?还留在这里?或是要迁去别处?”

羲武道:“我已问过余下族人,大家在此地生活已久,又多老弱妇孺,不想离开故土,还想重建家园。”

苏既明点头,道:“我把苏砚也埋在此处吧。”他们虽在京城长大,然而如今已离得太远了,那里遥远得就像一场梦,再无半点真实感与归属感。

当天下午苏既明就在众人的帮助下为苏砚建造了一处墓地,他亲手为苏砚写了墓碑,上书吾弟苏砚之墓,落款兄苏清哲。

羲武的动作也不慢,晚上便将苏砚那根骨头制成了一柄锋利的骨剑交给苏既明。至于苏既明想用它来做什么,他没有问。

寨子已成一片废墟,重建家园并不容易,乌蛮族人们临时搭建了一些简陋的茅草屋,晚上便歇在屋中。

羲武和苏既明睡在一处,苏既明睡不着,直勾勾地望着屋顶出神。曹昆带着数千士兵出海,经过浩劫后,只余下几人存活,都已讨回海的对岸去了。金翅大鹏雕闹出如此大的阵仗,加上那几名幸存者回去后的复命,想必岭南的人也已知晓此地的情状了。夺取圣物的计划失败,且永远地失去了希望,不知魏琼心中是何感想?

想到魏琼的绝望,苏既明心中便腾起一股快感。然而这样,还远远不够。

羲武也没有睡,但他只是轻轻抚摸着苏既明的长发,一声不吭。他温柔的抚摸,让苏既明被仇恨煎熬的内心舒缓了不少。

突然,苏既明道:“我再歇两日,待身子养好,便回岭南去。”

羲武道:“好。”

又过了一会儿,苏既明靠进羲武的怀里。他抓着羲武的衣襟,将脸埋入他胸口,情绪忽然间有些激动:“我问你了你日后的打算,你却不问我有什么计划吗?”

羲武依旧不问:“我陪你。”

这三个字令苏既明的手指猛地绞紧,片刻后又松开了,长长吐出一口气。

羲武吻了吻他的额角:“睡吧。”

两日后的清晨,熊莱如常到屋后的水井打了水端回屋里。这阴暗偏僻的小屋往常只住她一人,虽简陋,却一贯干净,可是此时此刻,墙边的草席上躺着一个年轻男子,屋子里弥漫着腐烂的臭气。

熊莱端水到床边坐下,把布用水沾湿,开始为那男子擦拭身体。

蛊虫在男子的七窍里钻进钻出,那男子没有任何反应,因他已死了许久——这正是卜天的尸体。

卜天死后尸首被盗,盗掘人正是熊莱。她一生无子,卜天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便将卜天视做自己的孙子一般。当日得知卜天被捕,她便想趁机给苏既明下蛊救出卜天,可惜苏既明有羲武的坠子护体,蛊虫不可侵体,她便将蛊下到了苏砚的身上。卜天终究还是死了,她将尸首盗回,用蛊虫养着,可惜蛊虫能修复卜天的容貌,却无法使他复生。

突然,熊莱听见屋后有响动。她警惕地停下动作,凝神停了片刻,外面似乎有人走动说话,她问道:“谁?”

然而没有人回答她。

熊莱放心不下,便推门出去,绕到屋后,什么人也没瞧见,又回到屋口,却见床上卜天的尸首竟烧了起来!

熊莱大惊,惨叫着冲过去想要扑灭卜天身上的火,却听身边有人叫她:“熊莱。”

熊莱回头一看,只见苏既明站在她的背后。苏砚已死,她自然知晓自己的事已败露,先是大惊失色,旋即抓起一把蛊虫朝着苏既明掷去!

然而那些蛊虫还没碰到苏既明便已落下,旋即,一柄骨刺从她脖颈后扎入,贯穿了她的脖子!

熊莱的喉管被割断,她张大嘴巴想要喊叫,却一个字也发不出。她缓缓倒下,终于看见站在她背后的是一个身穿蓝袍的英俊而冷漠的男子。她目光仇恨地盯着苏既明和羲武,枯老的手在床边摸索着,还想再抓住一两只蛊虫动手。

苏既明走上前,握住从她喉间钻出的沾满鲜血的骨刺,缓缓拔了出来。

熊莱的脸因痛苦而扭曲,眼前的苏既明和她从前见过的那个优柔寡断的脆弱的人全然不同,他坚定且决绝,浑身带着不可侵犯的杀伐之气。

骨刺快要彻底从熊莱身体里拔出的时候,熊莱已经不行了。她残存着最后一点意识,眼睁睁看着苏既明在她面前弯下腰来,用冷漠的声音说着:“冤冤相报何时了,因此今日我报了仇,就断在此处为好,你便带着不甘心去吧!”

熊莱目眦尽裂,然而她什么也说不出。最后一截骨刺离体,她血红的眼依然瞪着,然而她已经断了气。

苏既明小心翼翼地将染血的骨刺擦拭干净,羲武看了眼随着卜天尸身烧起来的屋中摆设,道:“走吧。”

苏既明点头:“还有一件事要做。”

乌蛮族的大难让魏琼焦头烂额。他派出去的数千官兵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几人逃了回来。而那金翅大鹏雕遮天蔽日的景象岭南的百姓全都看见了,之后那妖物被一条长龙绞杀,如此怪事使岭南百姓陷入了恐慌和动乱之中。为了处理士兵们的后事与安抚百姓,他简直一个头两个大。然而他又根本无心处理这些琐碎的事——对乌蛮圣物所寄予的希望落空,一切都已化为乌有,他往后又该怎么走?

魏琼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卧室走,他的手下追了上来:“魏大人,惠州那边……”

魏琼抬手截住了他的话:“够了,别烦我!”

那下人呆了一呆:“可是惠州府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随他们去!”魏琼厌烦地丢下一句别跟着我,径自进了卧房,重重把门摔上了。

进了屋,魏琼烦躁地踱来踱去。先前他归心似箭地想要回京,可如今他却实在无法空着手回去。赵云深还能坚持多久呢?从京城出来路途遥远,这一趟单程就三个月的时间,而赵云深每一天都是忍受着痛苦而活。他拿那乌蛮圣物当真就没有半点法子了吗?若是不用圣物,用其他的呢?既然羲武的血能治伤,那他把剩下的乌蛮族人全都抓回京城去,用他们的血肉养着赵云深,这样能否治好赵云深的病?

突然,魏琼余光注意到自己的书桌上摆着一封信。

他愣了愣,一个箭步上前拿起了那封信——那信的制式是宫中密信的制式,看起来平平无常,然而封角的印是皇家秘印。凡是宫中要给他传递什么不可明说的命令时便会以这样密信的形势向他传书。

魏琼打开信纸,才看了几行,脸色就唰一下白了,握信纸的手都在抖。他猛一扬手把信丢出去,跌坐到椅子里,喘了好半天才艰难地挪过去又把信纸捡起来。然而他每看几行就要深呼吸几口,过了好半天才艰难地将信看完了。

这封宫中密信并不是出自赵云深之手,而是出自太后之手。天子赵云深已于月前驾崩,宫中只剩下太后和宫妃这些老弱妇孺。赵云深没有留下子嗣,太后唯恐赵采东山再起,因此压着皇帝的死讯不敢发,令人快马加鞭给魏琼送信,请他赶紧回京主持大局,帮忙料理后事。

魏琼双目无神地倒在木椅中,心如乱麻。终究还是来不及了,他筹划多年,遍寻天下,想要为那个人逆天改命,牺牲了多少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都不在乎。可还是来不及了!

魏琼的甚至近乎崩溃,因此苏既明闯进来,在他面前站了片刻他才恍恍惚惚意识到面前多了一个人。

“……清哲?”魏琼无神的眼睛缓缓有了焦距,又呆了好一会儿才略感惊讶,“你回来了?”

苏既明抓起桌上的密信,匆匆扫过,看到赵云深已死的消息,他的眉头微微动了动,没有多大的惊诧,也并不悲伤。

“听说那乌蛮圣物已经沉入海中了?”这竟是魏琼回神后问他的第一句话。

苏既明将信纸放下:“是。”

“乌蛮族的那些人现在还在儋州吗?”

苏既明皱了下眉头:“你待如何?”

魏琼突然间便从失魂落魄转入了癫狂,眼中亮起贪婪和嗜杀的光芒:“羲文死了么?羲武呢,他没跟你在一起?”

苏既明没有在回答他的问题,目光冰冷如霜,缓缓拔出随身携带的骨刺。经历了重重事之后,他对魏琼已可谓是了若指掌,魏琼几句问话一个眼神,他便知道魏琼打的是什么主意。时至今日,魏琼依然不死心,他和羲文一样,执念深入骨髓,恶也深入骨髓,以至于泯灭了人性。

他不肯死心,所以他必须死。

魏琼看见苏既明手中的骨刺,怔了一怔,很快便镇定自若道:“你想杀我?”

他旋即又用笃定的口吻道:“放下吧。清哲,你是不敢杀人的。你想要什么,只管告诉我便是。”

苏既明只觉一口恶气鲠在喉头。他固然没有亲手杀过人,便是因职务之故判过人死,也是依法而为,毕竟,有些人死了,才能让更多人安心活着。

苏既明将手中骨刺向前递进了几分,抵在魏琼的心口,

魏琼的脖子稍稍向后仰了仰,依然镇定道:“苏既明,你不会动手的。”

苏既明漠然地看着他。

突然,有人按住了苏既明的手,试图将那柄骨刺从他手中取走。苏既明回头一看,是羲武跟了进来。

魏琼看见羲武,先是见到猎物般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接着才有了些许慌乱。但他已经无路可退。

然而苏既明却坚定地推开了羲武:“不必。”他明白羲武的心,羲武不想让他沾上血腥与仇恨,因此在熊莱屋中,羲武便已替他动过一次手。

羲武看了他片刻,站到他身旁,手握着他的手,与他一起抓着骨刺:“我亦有万千族人性命押在此处。”

魏琼强自装着冷静,继续劝说道:“清哲,你不会,也不必,我许你……”他突然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低下头,只见苏既明手中那柄洁白锋利的骨刺已经刺穿了他的肋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骨刺扎进了他的心脏中!

苏既明弯下腰,一只手按住魏琼的胸膛,另一只手抓着骨刺缓缓向外拔。鲜血从魏琼的心口飙射,剧痛令他手脚麻木。他脸色惨白若纸,苦苦挣扎:“你……不……”话没说完鲜血便从口中涌出。

苏既明道:“我不杀人,我只是杀魔。”

人之所以为人,心中有善也有恶,有公理也有私欲。爱人时会忐忑贪心,杀人时会恐惧手软。若没有私欲,便是树木花草;若罔顾天理公道,便不配为人!

魏琼的神情已然恍惚,片刻后竟笑了起来:“是……我心魔深种,我与他……”

羲武却并不想听他剖白心迹,打断道:“安心受死。”说罢用力拔出了手中骨刺!

魏琼猛地抽搐,不甘心地抬起手想要抓住什么,然而他只是在半空中瞎抓了几下,头颅便歪了下去。他咽气了。

苏既明看着已没了活气的魏琼,将手上染的血擦到衣服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我们走吧。”

两人出了房间,苏既明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这是一个艳阳天,雾霾已被洗练,此地是晴空万里。

羲武搂住他的腰,带他轻轻一跃,两人便跳上屋顶,很快出了魏琼府邸。

苏既明忍不住道:“你方才可真痛快。‘安心受死’说得真好,我都想拜你一拜。”

羲武道:“你犹豫了?”

苏既明叹气:“那倒不是。只不过我以前从没听过他与赵云深的事,到底是朝中重臣与皇帝的事,我难免有些好奇和八卦,想听一听来着。”

羲武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没听到也罢了,不是什么要紧事。”苏既明小心翼翼地擦干净手中的骨刺,将它收起。心里是沉重的,却又松快了不少。苏砚的坟头上,他有东西可以祭了。

羲武停下脚步,望着他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往后,你打算去何处?”大抵是怕苏既明有牵挂,他默默补上一句,“我从前所言,永远做数。”

苏既明怔了怔,抬眼撞进羲武那深不可测的温柔目光之中。片刻后,他微微笑了起来:“我如今便只有一处牵挂了。既然你问我要去何方……那,就去天涯归处吧。”

※※※※※※※※※※※※※※※※※※※※

感谢夜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02 15:01:13

rpok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03 22:13:34

完结撒花~!在写羲文、魏琼和熊莱的时候,我会想,其实偏执的人是很适合当主角的,如果站在他们的立场写故事,其他人都是为主角所牺牲的无关紧要的东西,是很能写的高潮迭起的故事。然而没有人会甘心做炮灰,谁都想做主角,为自己的人生和欲望而挣扎反抗,这是苏既明和羲武作为主角的执念。

我会写甜蜜番外哒,不过应该会留到个人志中吧~

撒花撒花撒花~~

《天涯归处》无错章节将持续在62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62小说!

喜欢天涯归处请大家收藏:(m.62xs.com)天涯归处6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国色生香 再苏就炸了[快穿] 网王之越前龙羽 且试天下 穿到明朝考科举 嫡妻在上 重生八零俏佳妻 质女 魔天记 完美世界 天才小神农 穿成知青女配 全能女神培养系统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太上章 (修真)破戒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 无罪谋杀
经典收藏 香蜜沉沉烬如霜 罪臣之妻 末世到星际之蜜婚难离 天命仙凰 小师叔她破劫了 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 天才狂妃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蜜儿 贾环重生复仇记 诸神后裔 宠冠六宫:特工小狂后 五更钟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太后的演绎生涯 穿书女主争夺战 凤戏天下男 宫锁春意浓 掌心宠 云猎户的小夫郎
最近更新 穿书之女配富贵荣华 女世子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我的马甲美强惨 女巫的诞生[基建] 反派的猫会种田 谁是我亲爹 战神偏宠符师小娇娘 老魔请自重[穿书] 凤兄 聂青禾的古代好生活 望春山 病娇嫁纨绔 男主渣化之路 古代群穿生活 佳人在侧 拯救美强惨[穿书] 大佬穿成渣男(快穿) 团宠十格儿[清穿] 穿成皇太女后开始搞基建
天涯归处 钟晓生 - 天涯归处txt下载 - 天涯归处最新章节 - 天涯归处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